我要更耐心

我要更耐心

苏霍姆林斯基曾说:“一个好教师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他热爱孩子,感到跟孩子交往是一种乐趣,相信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一个好人,善于跟他们交朋友,关心孩子的快乐和悲伤,了解孩子的心灵,时刻不忘自己也曾是个孩子。 ”

自从在班级实行了奖励制度后,有的小朋友的得星数飞快增长,很快地达到了“实现小愿望”的阶段。那日中午,我便开始询问小朋友的心愿,他们很开心地从我这换走了巧克力、书本等,轮到副班长小徐同学了,他悄悄地凑到耳边和我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王老师,我的心愿是你在上课的时候能对我们温柔一点。”

这句话直击了我的内心,听完他的话我便开始反思,什么我开始变得这样容易生气?我开始回想我这两天上课时有无很凶的行为,想到了上课的时候我声音有点大地批评了一个“屡教不改”的孩子,我在场面控制不住的时候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。于是,我反问他:“你觉得我在上课的时候应该要怎么温柔呢?”他皱着眉头,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下午上课的时候,教室里又充斥着一股很浮躁的风气,学生们都懒洋洋地,提不起精神,有部分学生的身子在扭来扭去,还有小朋友面露微笑地在交流着什么,我停下了讲课,站着默默注视了一分钟,教室里的声音并没有减轻,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,这时候我开口问了一下小徐同学:“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样让教室安静下来?”小徐同学似乎又被我问倒了,还是没有回答。于是这次,我换了个方式,用力地拍了三下手,声音似乎安静不少,有几个还在讲得小朋友也被周围的提醒坐端正了。

赞可夫曾说过的一句话:“在你叫喊以前,先忍耐几秒钟,想一下你是老师,这样会帮忙你压抑一下当时就要发作的脾气,转而心平气和地同你的学生说话。”其实拍手表示安静坐端正,这在我们一年级刚开学的时候便训练过,而之后逐渐缺少耐心的我却很少再用到。一年级的孩子本就好动,本就懵懂,我不能以大孩子的标准去要求他们。教育,不可能立竿见影,要反复抓,抓反复,用耐心做好教育转化工作。只有耐心,才会让学生在爱的温暖中走向进步。

而我,就要更耐心。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王珂婷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