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的小院

童年的小院
        又值炎夏,暑热蒸人。吹空调,有些凉;关空调,又嫌热。于是,我的思绪就不禁跑回了童年的小院。那是一个种了很多杉木树的小院,搬一张小桌和几把矮藤椅,放在树阴底下,拿一副扑克牌,抓一把弹子球,这就是我们的暑假。

我、表弟、表妹们凑在一起,玩各种扑克游戏,“争上游”“打关牌”“接龙”“吹牛皮”……有时候,玩着玩着就吵起来了,外婆也不管我们;吵着吵着,我们又和好了,外婆也不管我们。

打牌打得没劲了,我们就去打弹子,泥地上挖几个小洞,我们叫它们“头洞”“二洞”“三洞”“老虎洞”“武松洞”,弹子一路打下去,进了武松洞以后,就可以吃掉别人的弹子了。我们总是弄得满手泥巴,连脚趾头也是黑的,但是也没有人管我们。

不想玩扑克了,也不想玩弹子了,我们还可以跳皮筋,下跳棋,下五子棋,下斗兽棋……只要听到卖棒冰的吆喝一声,我们的所有活动就戛然而止,每人抓一根棒冰在手里,凉凉的,甜甜的。

有时候,我们也会玩恶作剧。有一次,我们看身边的一只小鸭比别的小鸭都要大不少,却还是一身黄色的绒毛,很是看不过。于是表弟抓了半块砖头砸在它身上,眼看着它歪歪扭扭地晕倒在地上,我们害怕了,连忙把砖头掀开。可是,它一动也不动,我们不禁自责伤害了一个小生命,又很担心被大人责怪。没想到的是,大概半个小时后,它居然抖抖身子,慢悠悠地站了起来,我们终于都松了一口气。后来,这只长得热别大的鸭子换毛了,生蛋了,而且总是一生两个,或者是双黄蛋。

每天中饭,我们一大群孩子就围着厨房的八仙桌吃饭,大概是孩子多的缘故吧,外婆家的饭总是特别好吃。我们吃饭的时候,外婆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,忙着她的事,好像很少见她和我们一起吃饭。外公呢,看起来挺严肃的样子,可是也没见他骂过我们这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们。

到了父母下班的时候,我们一般都会回家去,但是常常刚回家几分钟又都跑到外婆家了,因为这里最热闹。父母也就由着我们闹去,爱回家吃饭就回家吃饭,爱赖在外婆家就赖在外婆家。

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小院里,我们渐渐长大。

后来,杉木树都被砍了,泥地变成了水泥地,院子越来越小。再后来呀,外公外婆都走了。可是,这童年的小院却还在我们的心里。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谢滢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