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时光掩埋的童年 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读《城南旧事》

承蒙顾鹰老师抬爱,邀请我这普通的一线教师写读书笔记。内心很惶恐,实不敢在名师门前弄斧;但转念一想,为孩子们推荐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是教师的职责所在。而儿童文学,亦我所爱。那就,写吧!

推荐这部作品,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安排。我是小学6年都在村小上学的80后,当时课外书相当匮乏,而我自小就是捡着纸片都要瞧瞧有没有字的书迷。因此,“窃读”表哥表姐的书是家常便饭,应该就是那时偷偷读了它。但从此就像着了魔:师范里大量接触文学作品,可这一本毫不犹豫就买下珍藏;工作后好几次作为奖品赠送学生;如今,办公室里也有,今年提早考试后女儿跟我到校,闲暇时问我讨书看,我又不假思索抽出这本;顾老师跟我确定哪部作品时,我三秒就决定,它!

可事实上,我对它的内容已不复记忆,那它究竟有什么魔力让我多年来对它魂牵梦萦呢?

疑惑着翻开书页,目光落到自序部分的引子上:长亭外,古道边……啊,《送别》!记忆如潮水般涌来——女儿小时候,每次给她唱摇篮曲,翻来覆去就是这首,以致于她能利索地说出话来的第一句就是:长亭外,古道边……自然,生了二胎也是如法炮制。男生比较调皮,等到能开口说话时偶然听我在哼《送别》,就忙捂住我的嘴,说:“这是睡觉唱的。”言下之意,不能被催眠了……我一直在讶异,五音不全的我怎么会反复唱这首歌给他俩听,原来就是在这里情根深种了……

书页继续翻动,目光落到“我醒了,还躺在床上,看那道太阳光里飞舞着的许多小小的、小小的尘埃”上,啊,心灵再次颤动,这不是我小时候经常做的事吗?父母是双职工,在我孤寂的“留守”童年中,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一束阳光照进卧室中,看阳光里无数小精灵在上下翻飞。我,是唯一的观众;它们,是专为我而表演……

继续往后翻,啊,秀贞正在用指甲草上的红花给“我”染指甲!这也是我小时候干过的!见着外婆院子里有几棵凤仙花,就掐下红色的花瓣,揉了汁往自个儿的指甲上涂……当女儿学到《乡下孩子》一文,老师布置仿写作业时,我就滔滔不绝地跟她讲这事,她听得津津有味,写下了:……采一朵凤仙花,能染出美丽的指甲……

原来我翻开它,是翻开了自己那被时光掩埋的童年,是寻获了被时光渐渐消磨的童心!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捧起这部作品,你一定也会在作者清新的文字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童年。

普希金说:“那已逝去的过往,终将成为亲切的怀念。”一点没错,而过往虽已逝去,却会像一位神秘的导师,不断地指引你现在和将来的想法与行为。捧起这部作品,你一定会庆幸在童年时遇到了它,便从此输入了不一样的心灵密码。

它——就是林海音的自传体小说《城南旧事》。作者用独特的视角——儿童稚嫩纯澈的眼睛,记录20世纪末老北京一隅小人物平凡而又痛苦挣扎的生活。她用纯真不屈的心灵叩问什么才是真、善、美?她与惠安馆的疯子愉快玩耍,让读者分明看到世人眼里的“疯子”其实是个痛失丈夫和孩子的痴人!她与栖身荒草丛里的“厚嘴唇”真诚交谈,让读者分明看到警察抓到的小偷其实是个孝顺母亲、负担优秀弟弟学业,被生活逼迫的可怜人!她更让读者看到童年不仅仅是欢声笑语、无忧无虑,还有淡淡的哀愁以及“硬着头皮闯过去”……因为,“爸爸的花儿落了,我也不再是小孩子”。

当童年之河缓缓流过时,我们能从“河”里掬起点什么?能为将来预存些什么?我们能否留取多些再多些的纯真?我们能否得到多些再多些的历练?我想你一定会在这部作品中深深体味童年的真义……那就,读吧!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吴敏燕

发表评论